首頁 » 影樓資訊 » 100年前, 我們開的照相館照相也“美顏”

100年前, 我們開的照相館照相也“美顏”

發布日期:2017-11-23 閱讀: 304 次
分享到:

  時間倒流110年。1907年的11月8日,世界上第一張傳真照片誕生在歐洲。那張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的照片,經海底電纜傳真,耗時12分鐘,從巴黎到了倫敦,刊登在法國《畫報》和英國《明鏡日報》上。

100年前, 我們開的照相館照相也“美顏”
圖為方淑娟   汪 蕾/攝

  這一年,中國南方的小城蘭溪,張蘭芩、張少屹姐弟在城里開了第一家照相館,取名“華美”。趙氏花園是城里頂繁華、頂漂亮的去處,花園里這家照相館的開張,是城里了不起的大事情。后來的100多年里,“華美”都是蘭溪照相響當當的招牌,華美老照片記錄了這座城市的人情和故事。

  說起“華美”,在蘭溪不知道的人很少,每個人家里都能找出幾張年代感十足、“華美出品”的相片:像我這樣的90后,百日照、小學入學照、初中畢業照,童年記憶里的人生大事都在這里定格;媽媽17歲那年,燙著大波浪卷發的人生第一張相片,花邊精致;再往前一輩,外婆的全家福還是“華美出品”。

  從1907年到上世紀80年代,“華美”一直獨霸市場;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國企改制,它一度消失;90年代末,消聲匿跡幾年后,原華美照相館經理、國家二級攝影師鄭啟平在華美照相館原館址地段租門店,重新打出了華美照相館百年老店的牌子;2012年,地球未毀滅,105歲的蘭溪華美照相館卻禁不住歲月最終關張。

  今天的講述人方淑娟97歲了,她的一生都與“華美”有著解不開的緣分:“華美”創立的第14年,她出生在金華老城南的兄弟店三友照相館,兩家指腹為婚;13歲與張家兒郎訂婚,20歲嫁到“華美”,一張一張底片修出金招牌,還成了公私合營后金華第一個女經理人……

  11月7日,方淑娟坐在窗邊給我故事。她戴著眼鏡,穿著精神的高領線衫和外套,一個世紀的回憶娓娓道來。

  在清波門“三友”出生的囡囡嫁到“華美”

  我叫方淑娟,今年是我的第8個本命年。

  我生在金華老城南的“三友照相館”里,就在清波門天寧寺公園。我是家里老五(關注Ta的動態),照相館的老板就是我爸爸,店里的學徒、伙計就是兩個哥哥,一家戲。

  要講“三友”的故事,還要先講蘭溪“華美”。華美照相館的創始人叫張少屹,他也是我后來的公公,他同姐姐蘭芩白手起家。我們方家原先也是蘭溪人,爺爺去世很早,小爺爺開了城里有名的方家醬園,爸爸年紀大了以后,同族兄弟也大了,人多生計難,就想著另謀出路。

  張少屹的“華美”在蘭溪開得風生水起,名聲大,技術也好,沒幾年就站穩了腳跟,劃算到金華城區來開一家店。他同爸爸是要好朋友,就支持了資金、技術、設備,幫助爸爸開了一家“華美”。

  后來,爸爸在金華城區把“華美”也做得很好,天寧寺公園開發引進茶館、飯店、照相館的時候,他又把店擴大了。這時候,武義、蘭溪另兩家“華美”的朋友又出資幫助,爸爸為了感謝朋友情誼,就把照相館改名為“三友”。這份情誼也讓爸爸同張少屹許下了指腹為婚的約定,講好“我們方家有女兒,一定要嫁一個到張家”。

  我們方家有四五個囡呢!為什么選了我?還是因為照相。

  那是軍閥混戰的時代,我只讀了兩年書,就是唱著“大狗叫,小狗跳,跳一跳,叫一叫”,學不到什么,光記得城里各路軍閥拉著的標簽了。雖然年景差,但老百姓還是要過日子,逢年過節和畢業季也喜歡合影留念,那是一年里最忙的時候,人手不夠。

  我13歲那年,大哥娶了大嫂。爸爸想讓嫂子學照相幫襯,怕她寂寞,就讓我給她做伴。沒想到,就這么無心插柳:嫂子懷孕沒學會,我倒是學進去也迷進去了。之后就專心在家里學照相,幫生意。

  還是那一年,張少屹病重。想著早年指腹為婚的約定,兩家就想盡快把婚定下來。家里姐妹雖多,但我是唯一一個會照相的,爸爸就做主把我許配給了張家。不久,張少屹就去世了。

  又過去7年,日寇侵略的炮火也打到了浙江,杭州淪陷以后,家里急忙給我們辦了婚事。張家把我接去蘭溪鄉下,不久全家逃到永昌、諸葛之間的西湖落腳。

  20歲以后,我的故事就同“華美”分不開了。

  我拿著鉛筆,一點一點給大家“美顏”

  照相,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,都是精神追求。只是過去拍照沒有現在容易,一家人一年也湊不上幾回,拍個照都要尋出家里最好的衣服。

  過去給人拍照片,步驟太復雜,拍照、修鏡、兩道沖洗(底片、紙片)、填色、修紙片,拍一張照片最快也要一個星期才能取。碰上時節頭,十天半個月也很常見。

  拍照一般是在一間玻璃房里,屋頂是用白色粉末加工過的玻璃,陽面墻也是透光玻璃,玻璃邊上就是一張白、一張藍兩塊調光布。早年沒有調光燈的時候,拉幕布調光是大工程。天晴拉白布加藍布,天陰就撤藍布加點光,人們臉上的光線,全靠這樣一點一點拉幕布調出來。

  科學發展速度快啊,照相技術的進步想都想不到。不過,有一件事情,100年前和100年后,大家很相通———愛漂亮。

  在“三友”,我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紙片,這也是所有學徒工最早開始做的工作。這一道工序,做的是把相片上的白點修掉,發絲光線加工一下,最后用畫邊裁刀修邊,很簡單。

  這最難的一道工序也是修,不過是在底片上動筆,叫修鏡。我學修鏡的時候,底片還是玻璃,這片小小的玻璃顯出了影像,能不能比真人更漂亮,照相照得好不好,功夫全在修鏡。暗房里有一面透著陽光的玻璃,底片放在修鏡架上的鏤空玻璃上,下面還有一片鏡子反射陽光到底片上,這相片上人臉的瑕疵就一清二楚了。我們就拿著一支鉛筆,筆芯削得手指那么長,筆尖像繡花針那么細,一點一點給人家“美顏”———頭發白的加點黑,臉上有麻子的修修光,眼睛大一點、有神一點……修得好不好,臉部光線立不立體,精神氣和容貌,相差就大了。

  比如,有時候碰上年輕漂亮的女孩子,為了讓照片上的人更加光彩明艷,可以在底片上用筆把眼睛修大一些,將翹了的衣領整平,還可以把黑白照片填色填成彩色的,甚至還在底片上添加晚霞、云彩、柳樹等裝飾。這些彩色照片都是著色師染色的,用一本彩照染色顏料,把衣裳、皮膚、嘴唇,還有裝飾涂成彩色,配色好不好看也很要緊。

  這些步驟最見真章,也費時間,代表著照相館最高工藝,我整整一天也只能修七八張底片。后來,因為女孩子心思細,在“三友”我就專門負責修鏡,哥哥在前面招呼拍照。到了“華美”,這個活我也是一支筆,碰上收放大照片(把3吋照片放大成12吋)的精細修片,他們都要喊我。

  也是這點,讓“華美”在當時名氣很大。我記得,在西湖鄉下逃難的時候,沒有日本佬部隊進犯日子太平點,我們也會帶著相機在田間給別人拍照,“華美”照相漂亮的名氣還傳到了部隊。中國軍隊62師的戰士也歡喜找我們拍照,當兵保家衛國不容易,他們的相片,連頭發絲我們也很講究。后來部隊轉移到其他地方,他們還時常要把別處拍的底片送來,要“華美”修鏡。

  多年以后,照相館公私合營了,當年部隊里的一個軍官還特意找來蘭溪,一路問到“華美”,點名要我給他拍照。

  照相,不就是把最想留下的瞬間定格嗎

  從20歲那年嫁到“華美”,印象最深的還是姑婆張蘭芩。當時,公公張少屹去世多年,家里一直就是姑婆當家。

  我在西湖生完老大,隔了一年,懷著老二,日本佬前腳走,我們后腳就趕回蘭溪,是“重光”以后第一批返城的。姑婆對時勢把握很準,也開明。雖然“華美”是家庭式小店,但是也跟公家一樣人人發工資,從學徒到師傅分級別。這一點,也是后來“華美”能一直延續下來,做成百年老店的原因,人人都把“華美”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,技術、服務都要做到最好。

  后來,我丈夫跟蘭溪周氏兄弟一起去辦城里第一家電影院,姑婆和婆婆年紀大了,我就慢慢成了“華美”的主心骨。

  公私合營以后,我被飲服公司聘任為照相館第一任經理人,也是當時金華地區第一個女經理人。各家經理集中到金華進行商業系統培訓兩個月,只有蘭溪另一個女會計同我兩個女的,她還是為了陪同我的。

  “文革”期間,“華美”改名為“人民照相館”,上世紀80年代后又改回“華美”,風風雨雨,也記錄了蘭溪城里各種人的模樣和故事。大多數時候,單位大合照、幾代同堂的全家福這種人多的活還是要我去拍,原因就是按快門的那一下很重要。

  做照相師一輩子,不管來拍照的人是誰,一張照片里有多少人,把他們最想留下的瞬間定格,讓每個人都開開心心、漂漂亮亮,這就是好照片。
 

 



文章來源:影樓軟件網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wtekt.icu/90396.html

免責聲明:

本站部分內容、觀點、圖片、文字、視頻來自網絡,僅供大家學習和交流,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。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權、著作權、肖像權的內容,請聯系我們(185-7171-3925),我們會立即審核并處理。

請選擇你看完該文章的感受:

0不錯 0超贊 0無聊 0扯淡 0不解 0路過

發表評論

技術支持
聯系我們 contact
  • 185-71713925
  • 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http://www.awtekt.icu
  • 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
  • 售前咨詢: 售前咨詢
  • 技術支持: 技術支持

快速導航: 智能V9設計軟件 | 利亞方舟管理軟件 | 調色軟件 | V9模板 | 紅帆v8設計軟件 | n8設計軟件 | n8模板網 | 影樓管理 | PSD模板 | 影樓資訊 | 數碼教程 | 攝影教程 | 關于我們 | | 站點地圖

回到
頂部
重庆彩票王成周最近